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成了妈妈与丈夫的月老](06)[作者:cnhkca2005]
[我成了妈妈与丈夫的月老](06)[作者:cnhkca200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av视频,亚洲av在线,av天堂,成人av网站,日本av电影,国产av免费,偷拍av无码在线观看]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000
 
               (06)
 
  …………
 
  『哦……哪里?』
 
  正当丈夫要抬头往大厅上看的时候,妈妈指着饭厅上说:
 
  『饭厅那边!昨天我觉得光线暗了点,四个荧光灯管,好像烧了一个。』 
  我舒了一口气,但没能放下心,难保他们不会把大厅的吊灯也仔细检查一次, 那么安装好的镜头一定要被曝光。
 
  丈夫拉开饭桌,从储物室拿出一个备用灯管和一把木梯,当仁不让爬上去。 
  正当他在研究哪一个灯管出问题,妈妈则在下面扶着梯子,从下往上观望着。 
  『妈,一个灯管里面发黑了,估计是烧掉,你去开一下灯,确定一下是不是。』 丈夫检查一会说。
 
  『哦』妈妈轻轻应了声,但我奇怪看不到她在动,还是抬头看着丈夫。
 
  『开了吗?四根灯管都没亮呢。』丈夫还在研究灯管。
 
  『嗯,这就去。』在丈夫的催促下,妈妈似乎刚刚醒悟过来,到墙壁按了开 关。
 
  『嗯,没错,是这个。妈你把灯关了,我这就换。』
 
  妈妈关了灯,又继续扶着提子。
 
  『妈,这个坏的,你换个新的上来』
 
  『啊~ 新的在哪里』接手丈夫递下来的坏灯管,妈妈不知所措。
 
  『那儿!饭桌上。』
 
  丈夫拿到新灯管,并握着螺丝批安装,我终於看明白妈妈的心不在焉。
 
  丈夫宽口的短裤下,里面的大龟头和睾丸正被妈妈「仰望」。不知不觉,她 脸上泛着淡淡的红霞,时而低头时而抬头,一副不看又忍不住看的模样,当她抬 头的时候,那副惊讶而又难以置信的神情表露无遗。
 
  这种複杂神情我曾经见过,就是我在描述丈夫性器官的尺寸和睾丸的大小时, 我的闺蜜脸上同样露出这种震撼和疑惑,因为只见过她们老公一个人性器官,是 难以想象婴儿手臂那样的阴茎和鸭蛋大的睾丸。我想妈妈也没见过丈夫这样的大 尺寸吧!
 
  当她仔细观望,越来越移不开眼神,丈夫的一句话马上把她拉回现实。
 
  『好了,我下来了。』丈夫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走光。妈妈帮忙丈夫把饭桌摆 正,收起梯子,却不敢再有眼神的接触,最后连大厅都不呆,进厨房做饭去。 
  我一直都知道,丈夫习惯在家健身不穿内裤的习惯,用他的说法是「放鸟归 林」,舒缓一下在公司穿紧身内裤的束缚。以前家里只有我们夫妻俩倒无所谓, 后来妈妈暂时住进来,谁也没在意要改正什么,毕竟是一家人。
 
  现在,丈夫的走光,让我对妈妈有一股淡淡的敌意,有种家里保险柜里面的 钱被人看到的那种危机感。虽然明知道那是意外,但丈夫是我的丈夫,他的身体, 当然只能是我一个人看。
 
  我继续看了一会儿,妈妈做饭,丈夫健身,风平浪静。肚子也不争气地咕咕 叫,想起看了半天的视频,滴水未进,生理需求带给我回家的强烈念头。我考虑 一下,终於从柜子里面拿出另外两套测试用的镜头,再打了个电话告诉老公现在 回家,然后开车走人。
 
  半个小时后,我把车停好在小区里面。开车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尽是丈夫和 妈妈的问题,路上还差点撞上一个过马路的学生,让我心有余悸。
 
  开门进屋,丈夫和妈妈已经坐在饭桌上等我回来,所有的饭菜都用盖子盖上 保温。飢肠辘辘的我,也顾不上那些伦理事,三个人围在一起开始吃饭。
 
  『哦对了,雯雯,和你说件事。和我一起工作的陈阿姨,你还记得吗?』席 间妈妈忽然和我说。
 
  『嗯,怎么了?』
 
  『她自己办了一个舞蹈学校,叫我过去捧场,我已经答应下来。昨天和阿伟 说起这件事,他也很有兴趣,所以我们就搭档一起去玩一下。』
 
  『好呀,妈你就多去娱乐一下,多认识新朋友吧。』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因为我不能对妈妈和丈夫在一起有过大反应,再说这是正常社交娱乐,妈妈 只是知会我多於寻求我的意见。
 
  然后,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各怀心事的缘故。
 
  吃过饭后,我躺在卧室看了一会儿书,丈夫在大厅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进 来洗澡,听着丈夫在浴室哗哗地水声,我脑子里也是乱哄哄的。
 
  我随手拿起床头柜的水杯喝水,忽然瞄到丈夫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想起那天 晚上丈夫打开手机自慰的一幕,好奇他当时在干什么。
 
  我下床拿起手机,输入丈夫的出生日期,和以前一样,还是能登入,看了丈 夫对我还是非常信任,他知道我没有查他手机的习惯。
 
  我在手机屏上滑动,基本上没什么可疑的东西,我想了想,打开安装软件的 列表浏览,看到一个叫『CecretCam』的软件,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这 不是我们公司自己开发的软件吗!只要有安装摄像头,就可以下载这个软件,并 且扫描镜头的唯一编码,然后就可以在手机上查看镜头拍摄下来的任何内容。 
  难道丈夫也为他公司安装了这种镜头?
 
  我连忙启动软件,发现需要输入一个密码,我又尝试输入丈夫的生日,不行! 
  然后自己的生日,也不行!然后又尝试输入各种我认为有机会的组合,还是 不行!
 
  听到浴室的水声停止,我连忙退出软件,把它放回书桌上。回到床上躺下, 背对着浴室,假装已经睡觉了的样子。
 
  我竖起耳朵听着浴室里面的动静,不一会儿丈夫就穿着睡衣出来。
 
  他似乎安静地坐着看书,我耐心的等了好久,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今天明 明没怎么工作,却觉得身心异常疲倦,不知不觉渐渐睡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是十点多,伸了一下懒腰,觉得精神十足。想了想昨天 带回来的镜头,考虑许久,本来打算安装在厨房和妈妈的房间,但是想起丈夫手 机上居然安装我们公司的监视软件,我有点不好的感觉。
 
  稍微吃点东西后,我又开车去公司。我用高管的权限,打开公司的销售记录, 用身份证号码、地址不停地搜索,终於锁定上个月的一项交易,买家赫然是丈夫 的名字。越接近真相,不妙的感觉越来越强。
 
  接着,我用管理员账号打开丈夫的註册信息,ID是他上论坛常用的英文字 串,但密码既不是关於我和他的任何数字和字母,却是妈妈的生日日期。
 
  我只觉得头皮一麻,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脸色一定很难看。颤抖的手指打 开丈夫的影像资料库,屏幕映入眼前的是一个熟悉卫生间,但不是我们主卧的那 个,而是大厅旁边的那个。原来丈夫从上个月开始,就偷偷安装了镜头来偷窥! 
  家里就住着三个人,而唯一会用大厅旁边的这个卫生间,只有……
 
  当我打开最后的存档影片,看日子是昨天自动储存下来,似乎应证了我的想 法,屏幕中妈妈拿着睡衣进入浴室。挂好衣服后,她优雅地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 脱下,不愧是练舞蹈出身,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韵味。当褪去外衣的时候,一身 欺霜赛雪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反射出一圈淡淡的莹光,就像仙女出浴一般,连 我都看呆了。小时候不是没和妈妈一起洗澡,只是懵懵懂懂不知道性感为何物, 现在已为人妇的我,再看妈妈的身材那就大不相同。
 
  妈妈用修长的手臂,把黑瀑般的长发挽起盘在脑后,露出像天鹅一般的雪颈, 任谁看见都恨不得要在上面留下吻痕。接着她又双手往后背奶罩的釦子一摆,啪 的一声,被挤压一整天的巨乳终於摆脱杯罩的束缚,足足往外膨胀了一圈,随着 惯性沉甸甸地晃荡着。就像挂在草尖的晨露,明明饱满得快滴下来却又顽强地依 附在叶子上。
 
  24吋细腰下是丰满挺翘的臀部,妈妈摆好乳罩弯腰脱下内裤的时候,两瓣 白玉般无暇的臀肉自然而然地分开,不但将原本已经是葫芦形状的腰臀曲线演绎 得更夸张,更隐隐露出绯红色的肛门和双腿间神秘的春光。只是受光线影响看不 真切。
 
  想起我昨天看到的影像,丈夫站在洗衣机旁边拿起手机看到的内容,不容置 疑就是妈妈香艳的入浴录影。
 
  然后妈妈抬起长腿跨进浴缸,拉好浴帘哗哗的沖洗起来。那双腿间一闪而过 的一抹阴影,绝对可以让人遐想翩翩,而花洒喷射出的水珠子,从妈妈身上弹射 到浴帘上,沙沙做向声仿佛春夜里的蚕虫在吃着桑叶,再加上投射到浴帘上的修 长倩影,看不到比看得到更挠心。
 
  我终於知道那一晚,丈夫在洗衣机前手淫,那一脸变幻莫测的精彩神情是因 何而起。
 
  我呆呆地望着屏幕,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不知多久后回过神,才发现视频 中的妈妈已经洗好,穿戴整齐走出浴室。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4-19更新.